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 夹江被誉为中国书画纸之乡
详细内容

夹江被誉为中国书画纸之乡

在新的历史时期,夹江县委、县政府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特别重视传承、保护和发展夹江纸业生产。为重振夹江书画纸产业,2009年6月2日,成立了夹江书画纸同业商会。我们相信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关心支持下,在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夹江书画纸同业商会和有关部门以及热心书画纸产业发展的同仁们的共同努力下,千载纸乡一定会创造新的历史,夹江书画纸一定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中国书画纸之乡”的明天一定会更加辉煌、更加灿烂!

书画纸

夹江是蜀中古县之一。早在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先民们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夏朝这里为“梁州之域”;商周时期“其地皆在蜀境”;战国时期,秦惠文王灭蜀,北民南移,在此建立泾口戌,后于公元前309年置南安县(县址在今木城镇)。此后两千多年间,县地被史家称作(南安旧治)。隋开皇十三年(公元593年),割平羌、龙游二县之地设置“夹江”县,已有1400多年的悠久历史,古有“蜀之良邑”、“汉嘉首邑”之誉。“夹江”县名来自城西青衣江畔“两山对峙,一水中流”的天然美景,此名沿用至今。
夹江,南临乐山大佛,西傍峨眉仙山,北接三苏故里。物华天宝,风光秀丽,自然景观和历史人文交相辉映。素有“西川玉带”美称的青衣江贯通县境,绿水青山,风景如画。青衣江又称平羌江,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句“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吟咏的就是此处佳境。城西2.5公里处的古泾口,有秦汉古栈道遗迹、诸葛亮点将台、唐代摩崖造像千佛岩及明清题刻万咏岩等文物古迹。雄秀奇险集于一处,文化瑰宝装点关山,向称“青衣绝佳处”,是全国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县境内还有汉代杨公阙、崖墓群、牛仙寺唐代摩崖造像、几处明代造像和牌坊碑刻、清代沈奇宗墓园等,记录着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
夹江地理环境良好,处于川西平原于盆周山区交接地,向称战略要地。交通条件优越,古有青衣江水运要道,今有成昆铁路纵贯县地,成乐高速公路穿境而过,是乐山市重要的交通枢纽和物质集散地。
夹江气候温和,雨量充沛,适于竹木生长。除青衣江外,还有马村河、金牛河、稚川溪及众多山溪流水,三十多座小型水库,水资源十分丰富。境内峰峦重叠,起伏蜿蜒,树青竹翠。清人王渔洋曾写到:“夹江南,竹多,如双流,人家以竹为藩”,“类吴中风物”。十多万亩青竹,上百条山溪清流,为手工造纸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物质资源。从古至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以竹制纸,以纸为生,以纸为利,世代传承,绵延千载,造就了闻名中外的中国书画纸之乡。手工纸产量之多,品种之繁,继承古法之完整堪称全国之冠。
中国是造纸术的发源地,手工造纸技术有着悠久的历史。东汉时期(公元25—220年)的蔡伦组织人夫在尚方作坊中,采用树皮、麻头、破布、残绢等纤维材料,综合前人的成果,研制出了一批精致于前世的良纸“奏上”,将尚方纸献于朝廷,永元十七年(公元105年)和帝刘肇下令推广,“自是天下莫不从用焉”。安帝刘祜元初元年(公元114年),蔡伦被封为龙亭侯。此后尚方纸就被称为“蔡侯纸”。
夹江纸农自来供奉蔡侯,夹江手工造纸技术承袭着蔡伦制纸的技术。夹江纸农说是“蔡侯赏给了一碗饭吃”,世世代代奉蔡伦为神,感恩戴德日久天长。至今,夹江竹纸制作技艺同“蔡侯纸”技术一脉相承,同明代崇祯年间宋应星所著《天工开物.杀青》篇中所载的竹纸制作工艺和所用原料完全相合。
夹江手工造纸始于唐,继于宋,兴于明,盛于清,康乾时期成为“贡纸”和“文闱卷纸”,抗战时期达到顶峰,年产万吨,产量之多,品种之繁,品质之佳,为全国之冠。至今,传延千年,完整地保留了蔡伦造纸技术,继承和发展了传统工艺古法,是中华历史文化的一项重要遗存,是中外闻名的竹料制纸之典范。
唐《国事补》记载:纸有“蜀之麻面······十色笺”。据史载,在唐玄宗李隆基时期,蜀纸大量运销到京城长安,供内府使用,“年达六万番之多”。除贡纸外,唐时还有民间用纸。著名的“薛涛笺”,笺有十色,为文人墨客写作诗词之用。据县人考证,薛涛青少年时期曾随父客居青衣江畔,后迁居成都西郊浣花溪畔,雇工匠设纸坊,制作诗笺。
宋代竹纸生产发展很快。《中国造纸技术简史》记载:“宋代后期市场十之八九是竹纸,······而竹纸最盛之地,当推浙江、四川。”其时,四川盛产竹纸,其产地包括夹江。北宋时期,手工造纸逐步从楮皮、麻丝为主要原料改变为竹料为主,纸张集中产地由成都近郊的广都(今双流)一带往竹乡迁移,地处青衣江流域的夹江竹多水好而又邻近铜河(大渡河)石灰产地,当是理想的造纸之地。再者,同夹江毗邻的眉山,在宋代已是全国著名的图书刊印基地之一,用竹纸印书。苏轼曾说“今人以竹为纸”。近年,有研究者查眉山宋版书,纸张帘纹明显带有夹江竹纸的特点。
明、清时代是夹江手工纸业兴盛之期。明代《名胜志》中记:嘉定(明时夹江属嘉定府管辖)“尖山下皆纸坊,楮薄如蚕翼而坚,质可久”。在夹江境内搜集到的明代用夹江手工纸印刷的木刻版书籍、诗稿、文书契约,以及明人曾用夹江纸把备受邑人推崇的张庭印作年画等,证实了在明代中期,夹江纸已经广泛地用于文化教育、经济贸易······,渗入到人们的生产、生活诸多领域。
清康乾时期,夹江手工纸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据清代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夹江县志》载:“竹纸精粗大小皆备······售之下南川东等地,精者用作书笺,粗者用作神楮。”这就是说,精致细薄的纸能用以抄写文书,印刷书籍,粗糙厚重的纸可用来奉佛祀神祭鬼作民俗用纸。其时,夹江纸就享有“全蜀之冠”之誉,上等书写纸被钦定为“贡纸”,成为皇室指定用纸和“文闱卷纸”。据计算,整个清代近三百年间,到清末废除科举考试为止,夹江纸农严格按照大清皇室的要求,向朝廷解奉了近三千万张“贡纸”。同一时期的民间用纸,不知是此数的多少倍!由此可见,夹江纸在当时占了多么大的市场份额。
民国时期,夹江纸仍然盛销省内外,但手工纸业的发展很不稳定。三十年代初,战祸连年,捐税重重,手工纸业曾一度衰败,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大批学校及文化人涌入四川,国内其它产纸区相继沦陷,外纸来源断绝,纸张货源奇缺。夹江成为大后方纸张供应的重要产地,产量居全川产纸县第一位,年产量近万吨。夹江成为当时全国手工造纸产量之冠。在此之间,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两次来到夹江马村乡,与纸农研究改良竹纸生产工艺,制造出了著名的“大千书画纸”,得到近现代中国著名书画家们的高度评价,与安徽宣纸同被誉为“中国有宣、夹二纸,堪称二宝”。八年抗战期间,陪都重庆、四川省内及邻省报刊、书籍、书画用纸多用夹江手工纸,夹江手工纸为抗战时期的文化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物价不断上涨,货币急剧贬值。需求锐减,加之机制纸的冲击,夹江纸业每况愈下,纸业生产陷入低谷。年产量由八千吨减为一千吨左右。到1949年底,全县只有二、三百家槽户挣扎维持造纸,夹江纸业处于崩溃的边缘。
1949年12月,夹江解放后,纸业欣逢盛世,如同枯木逢春,但也几度起落。1951年夹江县政府成立了夹江造纸委员会(槽户委员会),扶持组织手工纸发展,到1956年,夹江手工纸年产量恢复到5000吨。1959年到1962年,受“大跃进”的影响,夹江纸业跌入低谷,1962年产纸仅400多吨。后经政府借款扶持,实行以纸售粮政策,纸业呈现转机,1965年夹江手工纸回复到年产3000余吨。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片面贯彻“以粮为纲”,毁林开荒,山区竹林资源遭到破坏,夹江纸业又一度陷入困境,1977年仅产纸350吨,其中书画纸仅为20余吨。夹江手工纸生产的严重困境被新华社内参记者报至了中央领导层,李先念于1978年4月17日批示轻工部:“采取措施,落实政策,救救夹江国画纸生产吧!”李先念的批示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到1985年统计,夹江手工纸年产量又回复至3000余吨。
伴随着夹江手工纸业的发展,以原纸为载体,带动了染纸、木版印刷、年画、帖札、装裱、纸札等行业的兴起和发展。夹江手工造纸发展至今,不仅形成了品种全、产量大,深度加工、纸品制作一条龙的现代产业格局,更以保持传统造纸工艺最完整而享誉国内外。其传统手工造纸技艺曾多次到美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国展示,被誉为“东方艺术瑰宝”。如今,夹江书画纸品种达240余个,“丈二匹”书画纸的问世,创下了中国手工造纸之最;5000吨书画纸的年产量,牢牢占据着全国书画纸市场的半壁江山,从事生产和销售的人员已达数万之众,散布于全国各地。上世纪80年代,夹江建成了全国首家手工造纸博物馆;2006年,夹江竹纸制作技艺成功申报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夹江县天翔纸业有限公司

联系人:许总   手机:18383353999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马村乡碧山村8社  


备案号:

技术支持: 大浪科技 | 管理登录